我是小鱼✨三党备考,不打算更新啦。抱歉。

铁轨上被碾碎的星星,叶脉中隐藏着的银河,用糖果碎屑做成的宝石🌕


橘红的夕阳颜色倾斜而下,漫无止境地延伸至海的另一头,如同金粉一般笼罩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之上。微风轻起,夹杂着沙沙的草声与海浪的呼啸一并卷入耳中。

这里本应是无人问津之地。
--------------------------------------

月人今天也没有来——理所当然的结果。
双手环膝在海滩边坐下,蹙眉向海平面的方向眺望着,莫名其妙产生的失落感与烦躁就像自体内产生的水银一般无论如何也无法驱散。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抵自己也记不清了。
变成了孑然一身的好孩子,将一切尚带美好的幻想尽数囚禁在黢黑的夜里,然后孑然一身执行着所谓的巡逻工作。
——『已经,受够了啊。』
反复在心中呐喊的话语并未...

长安城外的风沙一如既往的挥了漫天,洋洋洒洒。木兰牵着马将那人送出城门,临走时依依不舍地拍了拍她瘦弱的肩,“一路保重。”

“谢过队长。只是他回来了……我必须去。”大乔转身骑上马背,“我终究却是舍不得他。”

“珍重。”

一声长啸,马蹄卷起尘土飞扬。

花木兰摇摇头,望着她碧蓝的灯光渐行渐远,最后化为茫茫大漠中的一粒光。她转过身回到长城,手心里还攥着那个流苏挂坠——那是大乔亲手赠予她的信物,仿佛还留存着她的温度。

花木兰小心翼翼地将挂坠收好。

一轮残月中,依稀能听到女将军的叹息。

“有情人终成眷属罢。”

在天上游着的是厚重的让人透不过气的乌云。
铺天盖地的狂风席卷着路。人们慌张地鼠窜着。
我躺在地上。望向眼前触手可及而又了无生气的白色天空。
视线里有一抹红极为刺眼。

【侑海】Kaffee und liebe/咖啡与爱情


*米森侑×海堂美保
*请注意避雷:D!
*很短,ooc

————————
        海堂美保端起手边的咖啡轻啜一口,转头望向一旁的落地窗。小雪静谧地下着,将城市笼罩在温馨祥和的气氛里。路上的行人匆匆从窗外走过,偶有几个路人在门口驻足几分,而后又继续赶往各自的目的地。

        咖啡馆里放着古典音乐。正值下午,咖啡馆里的人寥寥无几,而这种氛围正好是她所喜爱的。

       ...

[森姐弟]淚光

淚光

*森姐弟
*有幼年森姐弟妄想
*剧透有!!真结局剧透!!!
*美咲视角→伦太郎视角
*我终于摆脱了白嫖生活,害怕极了
*ooc致歉!

壹————

风雨晦暝。
雨水肆虐拥至玻璃窗,继而接二连三地敲打出噪音,一瞬之间,诡异的白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伦太郎被这场暴风雨吓得不轻,直到现在也害怕地蜷缩在被窝里抽泣着。我向床边挪了挪,正想要安慰他,却被突如其来的雷鸣打断了。

“轰隆——”

“咿呀——!!”

毫无防备的,巨大的雷声响彻了整个房间。我被这声巨响吓得不轻,慌乱之中也抓起床边的被子蒙住了头。

尽管尽力捂住了耳朵,吧嗒吧嗒的雨声却依旧在耳边响个不停。

真是的......!为什么爸爸妈妈还不...

她看到滿天繁星
而他看到滿地月光

—就用那刀刃貫穿地球如何?
—就用那繩索割斷一切生命線也是不錯的選擇呀。

也許真正的我們早在2012年死去
但現在目之所及的一切又是什麼呢
你我都是被強制服刑的無罪之人罷了

—生命之光殆盡的時候會發生什麼呢?
—請與我一同在這最後的露天禮堂中起舞吧

更新了头像

我永远喜欢东条斩美😭
太忙了对不起

人们不喜欢她
于是她把手藏在袖里
将双目隐在黑暗中
把心脏埋在大树下
但罪孽依旧无法洗清

焰火升起
直到猩红溅上银簪
直到大火撕裂了黑夜
那是她最后曾存在过的证明

1 / 2

© 咲谕跃龙门🐟 | Powered by LOFTER